人言落日即天涯

我租住的地方离浏阳河很近,浏阳河是湘江的支流,而这里正是浏阳河的发源地。每到周末,我都会在傍晚时分去浏阳河的堤坝上走一走。

浏阳河的堤坝内侧下方还有一条小路,很多人在这里跑步或散步。在这个被钢筋混凝土包裹的地方,城市被河流撕开了一道出口,走在河边,背后的繁华被高高的堤岸遮蔽,水面上波纹粼粼,对岸的灯光又显得那么遥远,仿佛那是在另一个世界,而我则成了被这个世界抛弃的人,又或者说,是我抛弃了这个世界。

向西看去,半轮落日低悬云边,那只有落日才有的颜色在云彩上沾染、扩散,直到西边的天空都被晚霞覆盖。我喜欢这里的落日,眷恋这晚霞的余晖,似乎只有落日才能与我心境相合,独身一人客居在外,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活的像一具行尸走肉,没有任何归属感,抬头看到的尽是迷茫,这种漂泊的寂寥之感唯有寄托于落日才能得到抒发。人言落日即天涯,这条天涯路的两侧尽是不属于我的繁华。

天色渐暗,落日已被暮云遮,河边一棵硕大的柳树旁走近了一个人,他走走看看,似乎也在欣赏这落日余晖,天地寂寥,远方的大厦楼宇亮起了点点灯光,他的身影显得是那么渺小,在这孤寂的天地间,踽踽独行。

我不是他,他只是我的影子。